本站是安全的导航网址,如有问题请加WX/QQ:88009152
世纪娱乐

我,49岁北漂,79岁走T台,85岁学开飞机,这辈子

 

  我是王德顺,今年85岁了。2015年,我79岁,因为在国际时装周发布会上,光着膀子走T台,火了一把;今年夏天,我去学开飞机,刷新了中国飞行学员最大年龄记录,被大家知道了,又感叹85岁上天飞行真是不容易,说我老当益壮。

  从49岁开始北漂到现在,我干了不少事。演哑剧、演“活雕塑”、学骑马、学骑摩托、走模特步、健身游泳、开飞机......有人叫我“中国最酷爷爷”,其实对我来说, 倒没想着非得挑战自己、突破自己,只是从小到大的性格如此,想到的,就要去做到,还要做到最好。

  我爱运动,出行多是自己骑自行车,一直骑到今天。

  1936年,我出生在辽宁沈阳,父亲在一个工厂的大食堂里,做了一辈子厨师;母亲是个家庭妇女,她生养了我们兄弟姐妹九个。我在家里排行老二,上头就一个大哥。

  我们这些孩子是散养长大的,扔出去自己玩,我母亲的任务就是把孩子喂饱,不饿死。一大家子都靠父亲一个人,一个月45块钱的工资过活,所以家境是很困难的,每天都是窝窝头、白菜汤,白菜汤里如果有几块豆腐,那就是好菜。

  从小父母对我们没有什么教育,自己爱走什么路自己走。那个年代,上学没有学费,我最开始也跑去上学,但五年级没念完,就念不下去,出去找工作了。我考去了沈阳电车公司,当一个售票员,那年我14岁。

  干了两年后,我大哥抗美援朝复员回来。到家里一看,我在电车厂干卖票收费的活,立马就对我说,你不能干这个,你需要读书去。然后我就辞职,又回去读书了。我特别听我大哥的话,他是我的偶像,我什么都向他学。他唱歌好,我也想学唱歌,他朗诵好,我也去学朗诵。我们在泳池里游泳,看见他去十米跳台跳水,我也跟着跳。

  因为耽误了两三年的课程,我已经不能上正规的学校了,只能上私立的补习学校。小学的课程基本不学了,直接学了初中、高中的课程。19岁,我到了沈阳第一家军工厂,去那儿做了一名电工。一个月的工资是42块5,这是一级工人的工资。

  这几年书肯定是没白念,那会儿去军工厂也是要考试的,起码得有一定文化才能当工人,跟我一起考进去的大概有五六十个人。进去后分不同工种,每个人报自己有什么特长,我报了电工。“电”相关也算不上我的特长,但我从小就对自制蒸汽机、直升飞机这些东西特别感兴趣,动手能力也比较强。

  70多年后,我终于实现了开飞机上天的儿时梦想。

  1958年的时候,苏联专家来中国,在工厂里挑选有文化的学生做学徒。工厂一共三千多人,只选三个,我是其中一个。苏联专家教我们怎么用大炮打飞机,指挥仪怎么使。还没等教完,1959年苏联专家就撤走了。后来,我就开始去沈阳工人文化宫报各种兴趣班,学各种东西。

  工人文化宫里有教舞蹈的、有教唱歌的、有教演戏的,还有朗诵,什么兴趣班都有。受我哥哥的感染,我也喜欢搞文艺活动,就把这些班都报了,下班后就跑去学。哪个班都不收费,你只要来学就行,而且都是专家教课,沈阳音乐学院的院长和教授都在那讲课。

  在文化宫里还有一些演出机会,1959年的时候没有电视,都是语音员在电台演广播剧。我当时的声音挺清脆、洪亮的,在广播剧团里老能演主演,我就在想,或许我可以演话剧?这时候萌生了这样的念头。

  正好我们工厂归军队后勤部管,军队组织了一个演出队,就把我选进去了。可能因为我长得像是个正面人物形象,在队里朗诵、唱歌、演歌剧,一场戏里面好像从头到尾都有我。

  演出队去全国各地的军工厂巡回慰问演出,每个地方待一周的时间。全国军工厂有很多,我们巡演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到处转,这一趟回来之后,我觉得我能演戏。我就到沈阳军区抗敌话剧团,大门口放了块他们写的招聘牌子,一看到我就自个儿进去了。我说,你们要不要学员?我想来考试。里面的工作人员问,你是干什么的?我说,我是军工厂的工人,他就让我在那儿等一会儿。

  过了一会儿,来了好多军人,我一看,这些军人我都认识啊。因为沈阳军区抗敌话剧团当时尽演些电影,拍电影军事片,这些片子里都有他们啊,像田华、王心刚什么的,这些大演员都在。他们就给我考试,让我唱个歌、跳个舞,演个小品。这些个我都在文化宫学过了,我很轻松的,一遍一遍都做了。做完之后,他们说,行了,你回单位等着去吧。

  没过几天,军工厂的厂长就找我了,说抗敌话剧团让我去报道,我知道我考上了。我在工厂待了5年后,1960年去了抗敌话剧团,在那里,我演了10年的话剧。 抗敌话剧团属于部队文工团里的,这就算参了军,当了文艺兵。进部队之后,正规的那一套部队训练都得有,先得把你练得像个兵了,站有站相,坐有坐样。

  1968年,我在沈阳军区抗敌话剧团,当时我还是一个小战士。